(白夜追凶同人)我和大叔有个恋爱要谈 59.Chapter5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安见关宏峰皱着眉头一脸沉思,撇了下嘴,“大叔,你再皱眉就有皱纹了。”

    关宏峰闻言一瞬间本能的眉头皱的更紧,复而松开,没办法,年龄毕竟是硬伤。

    有皱纹了显老!

    苏安见关宏峰松开眉头叹了口气,有些哀怨,“大叔,你说会不会到时间,亚楠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咱俩还没孩子。”

    关宏峰还没接话,关宏宇就嘴快了,“嫂子你要是当年不吃避孕药,孩子说不定都两岁多了。”

    苏安面色一怔,扯了下嘴角,没有回话。又见关宏峰神色不明,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毕竟当年,她是真的吃过避孕药。

    三年前

    小姑娘窝在大叔怀里看着狗血肥皂剧,薯片咬的咔咔直响。

    关宏峰感觉他眉角跳动的频率都快赶上苏安咬薯片的速度了,抽走了她手中的薯片,“少吃点。”

    苏安嘟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关宏峰,什么也不说。

    反正总能把他盯到缴械投降。

    不过小姑娘这次就盯了一会儿,然后跨坐在关宏峰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大叔,我们生个孩子吧。”

    电视机的小男孩欢快的叫着爸爸。

    关宏峰下意识的要拒绝,苏安的年纪太小,又是大学生,更何况未婚先孕的影响始终都是不好的。

    但见苏安期待的眼神,又不忍心说出什么直接拒绝的话语,只能含糊的说道,“慢慢来。”

    小姑娘显然不满意大叔的回答,狠狠的捏着他的脸,“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

    “想。”

    关宏峰的脸被苏安捏的变了好几个形状。

    “想为什么不要?”

    关宏峰也捏着小姑娘的脸,“没说不要,只是等等。”

    “孩子的事先放一下,你松开我的脸。”

    “你先松开我的。”

    ……关宏峰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

    “大叔,你不是我爱的那个成熟稳重的大叔了。”

    “是吗?”

    关宏峰松开小姑娘的脸,俯身把她压在沙发上。

    半年前

    灭门案发生后,关宏峰家就被周巡监控着,关宏峰和关宏宇决定搬家。

    收拾东西时,关宏宇从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瓶避孕药,把玩着瓶子,心里颇有一种吾家儿初长成的感觉。

    这瓶避孕药说明他哥是有女人的。

    他哥终于把苏安那个祸害放下了!

    “拿的什么?”

    关宏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并拿走了他手里的避孕药。

    关宏宇嘿嘿了两声,刚想开口调侃他哥几句,就见他哥神色凝重拿着避孕药放进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就什么调侃也说不出口了。

    那个盒子是专门放苏安物品用的。

    这瓶避孕药是苏安当初用的。

    藏的还真严实,清晰的感受到他哥瞬间低落的情绪,心里又把苏安骂了八百遍,人都死了还他妈祸害着人。

    关宏峰的目光落在那瓶避孕药上,当初口口声声说要给他生孩子的小姑娘一直偷偷的避孕。

    视线又移到被物品遮蔽了大面积的相框,仅仅露出了一角,只堪堪能看到苏安的一点点面貌,脑子里却不自觉的补全了她的容颜。

    手伸进盒子里,抚摸着当初苏安送给他的戒指。

    他已经好久没有打开这个盒子了,久到他以为他应该已经忘记她了,久到他以为她已经淡出了他的世界,总之,他已经很久没再想起过苏安了。

    但就是在这么不经意的瞬间,突然发现了这么个物品,莫名的就想要泪流满面。

    其实有很多这样的瞬间,除去最开始分别的那几个月,他从没有刻意的去想过苏安,但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路过某个陌生的街道,瞥到某个不相关人的眼神,或者是某个从未经历过的场景,就是那么不相干的画面,脑子里闪过的却是苏安。

    他还是忘不了。

    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

    关宏宇说过话后也意识到了自己话语不太得当,讪笑两声想要说些什么缓解尴尬。

    苏安站起身,“我先回趟军区。”

    虽然首长说让她回一趟军区,但时间并不需要这么赶。

    她只是想逃离,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话题,想要孩子是真的,但当时的情况并不能由着她胡来,多一个孩子对任务的影响很大。

    苏安正要上出租车时,关宏峰突然对她说,“当初的时间不对,我尊重你的选择。”

    “对不起。”

    其实想想当初她很混蛋,明明是要执行任务的,结果却任由自己的意愿胡来。

    想了想又透露了点信息。

    “监控周巡是我的决定,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好的,他明明知道安廷当初做的是伪证却还坚信是你弟弟杀得人,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执着。”

    “而且,昨天晚上刚刚巧,周巡就打死了安廷,监控着总是有些好处的。”

    关宏峰扳正苏安,按着她的肩膀,直视她,“你的任务,危险吗?”

    “目前挺安全的。”

    “如果,你也落到我这个境地呢?”

    “那就和你一起咯。”

    “万事小心。”

    虽然不知道苏安的领导分配给她的是什么任务,但隐隐约约也能猜到他的案子是切入口,极有可能是警局内部出了问题。

    那些人能够得知两年前伍玲玲的事,又能够轻而易举的陷害他,那也许就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危害到小姑娘。

    苏安见出租车来了,“我先走了,你也注意安全。”

    到了军区,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左右就是昨晚上周巡击杀了安廷,下一步的部署,重点监控周巡。

    当然,顺带着训了训那些人都抓不住的兵。

    出了军区,苏安接了个电话,约她去酒吧嗨的。

    以前的一些朋友。

    想起今天好不容易轮休,大叔回了他自己的家,左右也没事,就约了个地点。

    “呦,苏少来了。”林煜笑嘻嘻的迎了过来,“不仗义啊,回来了也不说一声,好歹也是从小玩到大的。”

    “别提了,事多。”苏安回了林煜一句,走到吧台。

    “苏少回来了。”

    “好久不见,苏少。”

    苏安一个一个打了招呼,都是从小玩到大的狐朋狗友。

    不是富二代就是军二代官二代的。

    环视了一圈,“没请韩少吧?”

    韩少就是韩彬。

    “安安也真是的,都多大了还怕韩彬。”童话递给她一杯酒,顺势坐在了她身边,“放心,没请。”

    童话是她的闺蜜。

    苏安结果她手中的酒,“什么酒?”

    “朗姆酒。”童话说完就见苏安要去换酒,“哎,你别换啊,老喝一种酒多没意思,换换口味啊。”

    “是不是怕醉?”

    苏安手指摩擦着酒杯,“怕什么?比比看?”

    童话最喜欢和人拼酒,“绝对把苏少喝趴下。”

    “你俩注意点。”林煜提醒了一下,也不是多真心,本来就是玩,放开了喝呗,醉了就醉了。

    苏安耸耸肩,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侧头见林煜身边站着个男人,挺眼熟的,“你是?”

    “哦,苏少,我是郭朋。”

    苏安点了点头,心下了然,是那个花花公子啊,“来,一起喝,今晚林少买单。”

    林煜:……

    童话拿了一扎酒过来,见了郭朋,“呀,又来一个,来来来,不醉不归。”

    反正都是圈子里的,交心的不多,大多数都是酒肉情,谁也不差一杯酒钱,谁也不会落谁面,能嗨就一起嗨呗。

    郭朋很高兴的应了一声。

    毕竟都是美女,更何况,苏安还是他认识的最美的女人。

    陪美人这种事谁不乐意。

    喝到一半,童话趴在她肩膀上,已经有些醉态了,“安安,那个驻唱歌手老是看你。”

    苏安还在和郭朋他们拼着酒,听到童话的言语分神看了那个女歌手一眼。

    “谁呀,有人认识吗?”

    林煜也听到了童话的言语,也看了一眼,问道。

    “是任迪。”郭朋看了眼回答道。

    苏安喝光了手中的酒,又开了一瓶,对郭朋说,“知道的这么清楚,在追她吗?”

    见郭朋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苏安很通情达理,“去陪她吧,都往这里看好几次了,怕是把我当情敌了。”

    郭朋摇了摇头,“不了,今晚是给苏少接风的。”

    苏安没再劝郭朋,反正是他的选择,再说,看这样也不是喜欢的多深。

    像郭朋这样的花花公子,女人总是有的。

    还是别祸害别人了。

    冲任迪举了举酒杯便继续拼酒了。

    脑子里却想起来很久以前的事。

    “楚剧留的这个酒吧,聘的服务员叫任迪,刚从护校出来,有一个弟弟叫任波,在读大专,一直是姐姐供应弟弟。没有父母。”

    苏安翻阅着任迪和任波的详细资料,偶尔还会抿一口酒,“没什么大问题,留着吧,工资提高点。你去做酒吧表面的老板给她提工资,我不露面,还是别让太多人知道这酒吧是十四少的好。”

    三儿点点头应了这个事。

    后来好像是骂了她所以被炒了。

    真是久远,看样子,任迪是认出来她了,所以才不停的向她这里看。

    都过了三年了,任迪还能认出来她,当初得是有多看不惯她。不过想想也是,表面上都是一个酒吧的服务员,凭什么她不干活还照常领着工资,酒吧老板还对她那么好,还让她住在酒吧最好的房间,她要是任迪,她也嫉妒。

    “你是不是不行了?”童话一手拿着酒瓶子,一手指着她,“喝的这么慢,认输吧!”

    苏安把瓶子里剩下的喝完,站起身,感觉脚步有些发虚,好吧,其实是她有些晕。

    “回家回家。”苏安搀着童话,“姐姐我认输,走,回去。”

    “不行,不回,继续!”

    “我送你们。”郭朋殷勤的说道,还虚扶了童话一把。

    “不用了,我送她们吧。”林煜付完账走了过来,对郭朋说,“你今晚喝的有些多,开车不安全,一会你让保镖开车带你回去。”

    见郭朋点了头,林煜和苏安一起搀着童话,出了酒吧。

    苏安从林煜的车上下来时,晃晃悠悠的走了两步,就被人扶着了,“谢了,林少,不用扶我了,我到家了。”

    “看清我是谁!”

    苏安侧头,眼神有些迷离,路灯下关宏峰的神色还有些不安,可能是因为黑暗恐惧症的原因,但更多的是阴沉。

    小姑娘见大叔黑着一张脸,心里咯噔一下,颇有种小时候做坏事被抓个现行的慌张感。

    讨好的笑了笑。

    林煜从车窗里探出头,“苏少,这大叔是谁?”

    苏安笑容一僵,果然关宏峰的脸又黑了一个度。

    林煜说完就见苏少脸色一变,又想起圈里传言苏少喜欢上了一个中年大叔,这么说来,他刚刚是说错话了吧,林少冲苏安客套的笑了笑,开着车噌的一声就飘走了。

    苏安心里问候了一遍林煜的祖宗,又对上关宏峰,更加讨好的笑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