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嘟嘟小说 > 画江湖之不良人 > 第168章 复活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168章 复活

一秒记住【嘟嘟小说 www.sheyingshi.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无常盯着天空,暗自祈祷附近能有玄冥教的人过来救自己。

  “来人……快……快来人啊……”

  林中树叶随风摆动,间或响起蝉鸣,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可周围依然一片寂静,不见人影。

  就在黑无常的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他听到有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恍惚中,他的眼前出现若干人影,影影绰绰的,好像是自己人,却又分辨不清。

  黑无常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只见眼前一个人影向自己凑了过来,直到凑在自己的面前才清晰起来,是一名玄冥教小头目。

  见到是自己人,他终于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四名玄冥教众扛着一副担架走出竹林,来到石桥附近。

  只见黑无常瘫倒在担架上,双目无神,一手抚胸,一手垂在担架之外。

  “老大,你看……”

  就在这时,众人发现了石桥上白无常的尸体。

  头目连忙跑到白无常身旁去探鼻息,半晌,摇了摇头。

  “死透了。”

  听到这话,忽然,黑无常睁大了双眼,剧烈地喘息着。

  头目赶忙走到他的担架旁。

  “无常大人,你怎么了?”

  “下去……我……下去……”

  “这……您妹妹她已经……”

  黑无常竭力挣扎着,手脚并用。

  “放我……下去……下去……”

  只见他一个不稳,失去重心跌下了担架,慌得众人赶忙过来搀扶。

  黑无常挣脱开众人,顾不得浑身的剧痛,只是一门心思的爬向白无常的尸体。

  看着他的举动,五个玄冥教众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黑无常一把抓住白无常的手腕,将一股股湛青碧绿的尸毒缓缓从自己体内逼出,渡入到白无常的体内。

  “宣灵……小妹……”

  “无常大人,再这样下去,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

  然而黑无常就像根本没听见一样,不管不顾地为白无常注入尸毒。

  白无常照旧没有任何动静。

  黑无常急切之心溢于言表,他瞪大了眼睛,强撑着意志不让自己昏死过去。

  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放手了,自己的妹妹就真的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体内的尸毒早已干涸,嘴唇都开始龟裂,眼神布满血丝。

  眼看着下一刻,他也要断气。

  突然之间,白无常猛地抽了一口气,竟然活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黑无常终于力竭,眼前一花,再次晕了过去。

  渝州分舵。

  墓室内,黑白无常并排躺在两副担架上,尚在昏迷不醒中。

  只见兄妹二人面容憔悴,浑身脏兮兮的,浑然没有往日的威风了。

  二人的身旁堆着十好几只老鼠的干尸。

  黑无常剧烈的咳嗽着,而白无常显得更加不堪,只是微弱的喘息着,就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

  墓室中火光摇曳着。

  就在这时,只见一名头目和四名教众静悄悄的走进了墓室。

  “呼……不是叫你们去找活人么,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

  五人默不作声的站在门口。

  “还愣着干什么,哼,找不到活人,老子就拿你们开刀!”

  黑无常严苛的话语令得五人终于忍不住了,喝骂出声。

  “妈的,都成废物了,还在这儿跟我们吆五喝六的!”

  “什么,你竟敢……?”

  “怎么不敢,玄冥教不养废物,就你俩这德性,死了也就死了。”

  “头儿说得对,到时候咱把门一关,墓一封,等见着孟婆,报您二位一个‘寡不敌众,力竭而亡’,不就结了?”

  “你们——!”

  黑无常瞪大了眼睛,充血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五个教众,若是有力气在身,他一定把他们全部碎尸万段。

  “不过我们哥儿几个刚才在外面商量好了。”

  “你常昊灵死不足惜,可你妹妹……嗯……”

  听到这里,黑无常看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白无常,顿时明白了对方的龌龊心思。

  “嘿嘿,谁不知道,这常宣灵可是咱玄冥教少有的大美人儿啊,想不到今天会被咱们给……”

  “哈哈哈哈哈——!”

  “你……你们敢……”

  头目径直来到白无常身旁,一只大手就势摸在了她的大腿上。

  “我就敢,你又能怎样!”

  黑无常伸出手臂胡乱抓够着,气急败坏。

  “你们……不许碰她……不许……”

  一个教众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甩在一边。

  “去你的吧!”

  被甩的背过身去的黑无常脸上竟然显出一丝坏笑来。

  只见头目趴在白无常的身上,揪住她的衣服撕扯起来,一边做,一边说。

  “等老子把你喂得饱饱儿的,再送你们兄妹上路!”

  “好啊!”

  “嗯?”

  冰冷妖媚的话语传入耳中,不等头目反应过来,只见方才还瘫软无力昏迷不醒的白无常,忽然睁开了双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紧紧地将他缠抱住。

  头目还没反应过来,却见自己的体内生出一股气流,急速的渗入白无常的身体,后者一脸舒爽愉悦的表情。

  他心中暗叫糟糕,但为时已晚,无论怎样挣扎,也挣不开白无常的看似柔弱的修长四肢。

  “快……快救我……”

  听了头目的话,几个教众连忙冲过来抓着他,想要将其拖离白无常。

  可事与愿违,几人的手掌一挨上他的身体,便再也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的被吸走精气。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玄冥教众的哀嚎在墓道中回荡着。

  黑无常虽然重伤未愈,却也强撑着身体,面露狰狞的看着眼前的这出好戏。

  白无常纵声狂笑着吸食着五名手下的精气,只觉得浑身舒坦无比。

  一个头戴斗笠,脸覆面具的神秘人缓步走入渝州分舵。

  行走在墓道中,耳中传来玄冥教众凄惨的哀嚎,不良帅脚步没有丝毫的波动。

  随着最后一名玄冥教众变成干尸倒在地上,原本狰狞的铁面具“当”的一声脱落开来,露出一张张干瘪猥琐的面孔,瞪着无神的眼睛,死不瞑目。

  将五个人的精气分食消化之后,黑白无常终于能够起身走动了。

  “呼……真是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我倒是早就想吸掉他们的精气了,奈何他们离得太远,”

  黑无常气喘吁吁的帮白无常整理着散乱的衣裳。

  “哼,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大哥,咱们耗在这渝州分舵里终究不是办法。”

  “走,出去继续找活人,越多越好!”

  二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于是相互搀扶着,跨过地上的死尸,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墓道内的平地刮起一阵阴风,墙上的火把飘忽不定,地上的长明灯变得忽明忽暗。

  “怎么回事?”

  “宣……宣灵……”

  白无常环顾墓室,黑无常却是发现了什么。

  “怎么?”

  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门口,白无常顿时大惊失色。

  “呃!”

  只见墓门口,袁天罡就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就在等着他们出来一样。

  墓室内倒着五名玄冥教众,黑白无常瑟瑟地蜷在一起。

  袁天罡带着面具,一语不发的站在墓门口。

  “你……是什么人?”

  良久之后,感觉这样不是办法的黑无常一咬牙,开口问道。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万万是不想再死第二次的。

  他们需要知道眼前这人的底细,再想活命的办法。

  “不良帅。”

  “你就是?”

  听闻面前这人便是传说中不良人的统领,黑白无常霎时变得面如死灰,只觉生路已断,二人颓然跌坐在地。

  “怕了?我来,不是为了杀你们,而是要助你二人恢复功力。”

  这句话说出,黑白无常面面相觑。

  “切,就凭你?”

  对于白无常的态度,袁天罡并没有生气。

  “不敢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助你二人恢复功力。”

  黑无常听了,愕然变色。

  “你是说……”

  “没错,鬼王——朱友文!”

  墓室内,火光摇曳,打在黑白无常二人的脸上阴晴不定。

  “你知道一旦他恢复自由,会如何处置我兄妹吗?”

  “你俩现在这副模样,与死何异?”

  一股阴风吹过,墓室内火苗摇曳,黑白无常再看向门口时,不良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两人面面相觑,兀自惊魂未定。

  就在渝州城外的官道上,常氏兄妹神情萎靡,体态颓然,晃晃悠悠的骑着玄冥教的披甲战马上,缓缓前行。

  二人偶尔面面相觑,却发现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黑无常陷入回忆中,良久之后,才轻声咳嗽着。

  “这不良帅按说跟咱们是不共戴天之敌啊,怎么会?”

  “宣灵啊,难道你还没想透这里的关节吗?”

  “什么关节?”

  “他想找鬼王,可鬼王的下落只有咱俩和冥帝才知道。”

  “所以他要借咱们的力?”

  听得白无常这句话,黑无常面容突然浮现出一丝极其复杂的神情,似恐惧,似敬畏,又似仇恨……

  “他清楚得很,在玄冥教,相对冥帝而言,鬼王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可是,这鬼王朱友文……”

  白无常还是不想走这一步。

  “是啊,咱俩当年毕竟是靠着出卖他老人家才投到冥帝的门下呀。”

  数年之前,黑白无常偷袭朱友文,致使朱友文惨败于冥帝朱友珪的手下。

  至于死在焦兰殿中那个“朱友文”,只是冒牌替身货而已。

  “这背叛师门的罪过……”

  “大哥,当年咱俩把他害得那么惨,一旦放他出来,还不得杀了咱们呐。”

  沉默了片刻之后,黑无常下定了决心,再次开口。

  “他要杀我,那我就得尽快想办法,给他一个不杀我的理由!”

  “什么理由?”

  “无论如何,有一点那个不良帅没说错,咱俩现在这样,与死何异!”

  “大哥!”

  黑无常突然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他的手心。

  “鬼门关上咱们兄妹都逛了一圈了,还有什么舍不下的。”

  “好,是死是活就看着锤子买卖了。”

  “小妹……”

  “大哥,水里火里,我都跟定你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画江湖之不良人。本章网址:https://www.sheyingshi.cc/9_9082/168.html

类似《画江湖之不良人》的精彩小说